金洋2
新闻详情
 
当前位置
无极3注册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9-11-02 20:57:1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一、

今年8月底【QQ68035】一大早,在家中接了一个来自武汉的陌生电话:

“你好,马老师!”

“你好,您是?”

“你猜一下吧,我是你熟悉的陌生人。”

中年男性嗓音,夹杂着熟悉家乡话的普通话。人的记忆是很奇妙的工厂,它会屏蔽无足轻重的记忆,留下美好与深刻的回忆。他,是我21年前的初中同学,初一在一个班,当时我们的成绩都是班上名列前茅的佼佼者,有时候还暗自较上劲比着下次考的如何。初二初三时,学校做了调整,从7个班中分出两个实验班,我和他同被分到4班,我们是同窗3载的初中同学,毕业后各自升入不同的学校,接下来刚参加工作时还有过往来,后来就一直失联了。

“你是春,这么多年未联系,怎么找到我的?”

“难得你还可以记起我,我们已经毕业21年的初中同学正在筹备同学聚会,大家都在寻找当年的老同学。你是我从网上找到地址,今天我去了你们学校,问保安要到了你的电话,我现在就在你学校门口。”

我正在武昌的家中休假,中年时代的春同学什么样子,我想见见,等同学聚会吧!

……

二、

同学聚会那天我有事未去,初中同学建的微信群我倒是天天关注着,21年前的同学印象一个个被唤醒。一群天真烂漫的学生遭遇一个优秀班主任耐心陪伴,对于一个有凝聚力的班级来说,无论分别多久,总能够触动青春孩子的记忆。我就是其中幸运的一员,虽然当年的老班已经去世多年,但我们这群弟子永远走不散,我和老同学们失联了21年,而他们总三三两两联系着。

我不想去解释我消失的原因,在我的成长岁月中,我喜欢独处,用宇麒老爹的话来说:“你根本不适合结婚,你只适合过孤家寡人的日子,当初我是怎么鬼迷心窍看上你的,总以为你会为我改变一些,这么些年也被你耽误老了,你还是不能多付出一些。”尽管这是他经常抱怨我的玩笑话,其实很在理,我就是这样一个人。

对于一个小时候被寄居在姑妈家长大的孩子来说,没有安全感始终伴随一生,同时也培养了我特立独行的习惯,我始终认为人是孤单存在的个体,婚姻也好,爱人也好,朋友也好,包括子女也好,都是人生中相伴一段旅程,到了站还是要独自行路,因此便越来越享受独处的日子。

第一次初中同学聚会貌似到了二三十人的样子,从他们发的合影中,我还是可以一一辨认21年的同窗们,的确,21年之后再聚,我们都是熟悉的陌生人,熟悉以前青春期的懵懵懂懂,重新认识中年的我们走向成熟。

不知道被谁调侃起我的中学时代,说我和东同学的故事如何,接下来貌似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这么认为,那时候马老师的初恋是东同学。

我搜索青春期的记忆,东同学的印象是一个暖男,歌唱的很好,那时候的我也喜欢唱歌,有段日子我们的确走的很近,不过是一种同学间正常的交流罢了。不知道是中考的压力,还是相同的爱好使然,貌似我们还同桌过,然后就是我们在同学们的谈笑风生中毕业了,包括我最好的朋友莉,在我不开心的时候,总喜欢开我玩笑,“怎么不开心啊,谁欺负你了,让东来开导你就好了!”

如今的我也是初中班主任,对于青春期的孩子来说,男孩女孩有时候看似走的近话多一点,其实并不是什么早恋现象,而同学间用这种氛围进行推波助澜,加上朋友间无意的起哄,无形中将他们陷入他人眼中所谓的早恋中。

解释就是掩饰,也解释不清楚,21年后的现在,同学们总喜欢用当时的眼光调侃,其实我记得非常清楚的是,初中毕业各自升学后,我和东完全失联了。如今老同学相聚起来,还是拿着当时的谈资调侃,我很无语!

三、

第一次同学聚会,我缺席了。

9月10号教师节下午5点左右,我再次接到春同学电话:

“我在你学校附近等一个客户,顺便来看看你。”

“跟保安说一声来找我的,进来到3号楼四楼七年级办公室吧。”

几分钟后,春同学出现在我眼前,中年的我们,从对方都已经失去胶原蛋白的脸庞中找到彼此儿时模样,他只是比以前胖了一点,我还是可以一眼认出他,只是他看见我时很惊讶:

“在微信群里你说自己胖了,没想到胖成这样,太壮了!”

以前的我和现在的我有20多斤差别,难怪春同学惊讶了!是的,我胖的变形了!

“教师节,老同学来看我,对我来说是一份珍贵的礼物,走,去永旺吃饭!”

于是,带上宇麒,我们走进永旺一家叫“爬山虎”的餐厅坐了下来。

春说着这些年他的打拼经历,我很平静的告诉他这些年我就是在学校度过的。

“以前同学中,你和谁联系最多?我几乎和所有人失联了,谢谢你拉我回同学群!”

“你和以前一样,当初几乎不怎么看看我们这些同学,现在也不怎么和同学联系,我和东一直在联系,我和他的关系甚至超过了我媳妇。”春认真的说起来。

“有你这么说话的吗?和一个男同学关系好到超过自己老婆?”

“是的,我们从初中毕业到现在,这些年一直都保持联系,过年他从云南回来都是我去机场接他。”

“他家在云南?”

“你是真不知道啊,他是医科大学毕业后到云南做了公务员,在云南安家了。”

“好吧,现在知道了,说说其他同学吧!”

……

第一次见到春同学,2015年教师节,虽然都是中年的我们,彼此毫无违和感,如同21年前的初中生!

四、

昨天下午快5点,再次接到春同学电话:

“我在你学校门口等客户,有空吗?出来吃个饭。”

“我已经在食堂吃饭啊,而且我还有晚自习,你如果上午打来电话,我就提前安排好了。”

“这么早吃饭,难怪长得壮!好吧,反正我也是在等客户,下次再说!”

挂上电话,想到春同学已经到门口了,换一下自习又何妨,于是微信找他澄清:

“实在抱歉啊,下次提前说好哦,除了晚自习,明天有个演讲比赛,我晚上必须改稿件背稿。下次再聚吧,吃饭时我先罚酒三杯。”

“没事,就这么定了,你忙!”

这次的确有些过意不去,春同学已经在校门口了,我都没有去见见他,好在我们都在一个城市,有空随时可以聚,我期待过年能够见到更多的老同学!

今年从开学到现在,貌似同学聚会盛行,初中同学聚会,师范同学聚会,以前教过的703班聚会,星光班聚会,这些聚会都在热心人的组织中进行着,我最期待的是分别21年的初中同学聚会,那是属于我们的青春纪念,尽管还是会被同学们调侃,去寻找21年前的青春岁月,我还是充满遐想!

初中时代走的最长的朋友是春,21年后重逢找到我的也是春,那些熟悉的陌生人,过年的日子,老同学们,等我!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20 金洋2注册网站源码 V2.0
在线客服
<